文化生活

炒饭
发布日期:2022-04-25

       2020年年底,随着混凝土泵车的一丝长鸣,最后一方混凝土浇筑完毕,标志着主楼主体结构全部完工,项目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。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已经是凌晨2点13分,掸了掸身上的灰,便对身边工程部的同事说:“走,庆祝一下,请你吃炒饭去。”


       工地大门街头拐角的炒饭,几乎成了我项目生活的标配。每每夜施值班,我都会抽出时间跑到街角,点一份炒饭,加一片卤豆干,配一罐冰可乐,打包好带到机械轰鸣的作业面风卷残云的吃完这一餐。炒饭不算特别好吃,但我更享受这繁忙工作之中难得的人间烟火气,享受在深夜里属于自己的惬意时光。


       “师傅,老样子,这次炒两碗,多加辣,我这兄弟从四川来的。”午夜的街头弥漫着诱人的香气,灶火轰鸣,铁锅中热油和蛋液滋滋作响,伴随着一碗隔夜饭倾入锅中,又恢复了夏日寂静的蝉鸣。“今天又加班打灰啊?”炒饭师傅专注翻炒着热锅,也没抬头看我,嘴角流露出了温暖的微笑。他说过,他的儿子跟我一般大,在外地打工。我望着他,不知为何总会想起我那深沉又慈祥的父亲。


       “这几天工期紧,今天是最后一天夜班。再说了,不加班哪能吃得到你这么好吃的炒饭啊!”我和同事哈哈一笑,把钱给师傅付了过去,在旁边的小卖部开了两罐挂着水珠的冰可乐,烟气缭绕中望着月亮和漫天繁星,发呆了好久好久。也许是太晚了有些困倦,也许是想家了。


       2021年,我从项目工地调到了分公司总部。为了节省开支,租了离工作单位很远的房子。每次路过曾经奋战过的项目工地,明知白天炒饭师傅不会出摊,还是会张望一眼那个街角,心想着有机会一定再过来吃一次。终于在一饥肠辘辘的夜晚,楼下的夜市隐约飘来阵阵的炒饭香气,勾起了我埋藏在心底的思绪。我随手扯了一件褂子,拦了辆出租车赶到了曾经熟悉的街角。


       整洁的街头空空如也,偶尔穿行的汽车呼啸而过,卷起阵阵秋风。我匆匆迈进旁边的小卖部问老板:“炒饭还没出摊吗?”老板先是愣住看了我一眼,旋即又想起我熟悉的面容:“炒饭师傅好久没来了,今年年初一直就没出摊,说是去外地找儿子了。我也好久没见你了,换工作了吗?”


       走出小卖部,抬头望着自己曾经奋斗过的两栋百米塔楼,洁白的外立面在月光中分外明亮。也许是错觉,许久不见,它竟比我印象中还要高大宏伟。夜色下,我又回想起在项目工地上摸爬滚打的两年,每一个深夜、每一次值班、每一根钢筋、每一方混凝土,都见证了我一路走来的默默坚持。忘不掉的不是炒饭,而是那段前进路上不断成长的珍贵时光。(张宇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