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责任

领导问谁愿意去上海援建方舱 在场二十多个人都举手了
发布日期:2022-04-25

张树虎



我今年26岁,是一名施工员,参与了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方舱医院的援建工作,现在已完成任务返回合肥集中隔离。



我原先在安徽一个住宅建设的工程上工作,4月6日,下班回到宿舍,就接到通知,说要去上海援建方舱,工程部和质检部需要各出一名管理人员,领导问谁愿意去。当时大家都从新闻中了解到上海疫情的严峻形势,也明白建设方舱的紧迫性,在场的20多个人,包括我在内,都举手了。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这时候,不能因为任务有风险而逃避。



时间很紧张,被选上后,我们当天就要出发。我立马收拾东西,黑色双肩包里放了一台工作电脑,带了一条裤子,塞了点口罩和充电器。出发前,我们逐一审核了援建工人的核酸报告和行程码、健康码,然后到公司集合,统一乘坐大巴驰援上海。中建二局华东公司负责2号馆方舱建设,参与的工人6000多人,我们安徽分公司去了280多人。我们要建7500张床位,工作量可想而知,疫情当前,不抓紧干肯定不行。



我们抵达时已是凌晨,大家在大巴车上稍微眯一会,早上6时正式开工。我是第一小组组长,每个工人负责哪个区域,具体干什么活,都得安排好。一片区域完成了,立马投入到下一个区域。从4月7日6时开始,一直干到4月9日17时,方舱医院有了大致的模样,我们开始逐渐撤离。这3天,凌晨3时能收工算早的,有时候要干到清晨五六点,眯一会儿再接着干。



我们返回合肥前,需要持有48小时之内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24小时以内的抗原检测“一条杠”证明,回程全员穿着防护服,戴着口罩和面罩,且全程不下车、不吃东西。到合肥高速口,我们一个一个下去做核酸,等核酸报告出来之后,才去隔离。前几天我看到新闻,说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的方舱医院已陆续交付,有病人入住了,我们都感到高兴。